德勤周令坤:站在汽车行业重构的角度重新定位

  11月1日,2018智电汽车投资者大会在武进高新区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汽车领域专家、行业精英齐聚一堂,围绕“破旧局、立新路”的主题展开讨论,探寻汽车产业转型之路,挖掘投资价值与合作机会。

  周令坤:各位嘉宾,下午好!首先感谢主办单位邀请德勤管理咨询作为协办,接下来的15分钟给各位在新开放格局下竞合关系做一个启发。我们谈到汽车行业,今年给人的感觉特别明显,很难做预测,简单回顾一下,在上半年,大家感觉一个小温暖,上半年整个汽车行业增长幅度还是非常的稳健,上半年平均来看,轿车增幅是8.7%,SUV增长是8.1%,轿车是过去三年多第一次有增长,SUV第一次增长幅度下降,逐渐回归,从SUV渗透率上来看,中国在过去几年是偏高的,但是从下半年开始,大家都注意到,连续三个月年度增长的下降,给大家一个解释,汽车行业发展什么?我们有些宏观的条件,作为汽车产业的从业者,我们必须得了解最近如何去面对,今天我要谈的一个话题,关于合资、关于合作这个大环境下,有些思考。

  首先,我想谈一下产业方向,简单回顾一下,在往前数七八年,中国汽车行业的总体增量还是非常迅猛的,虽然说增幅逐渐在往下滑,但整个增幅的量很大,从2010年基本上一千多万辆到去年2800万辆,与此相对应的,大家注意到深绿色的是产能,产能过剩也比较明显,销量和产能比。由于宏观政策的引导,我们在新能源汽车的销量,渗透率逐年上升,2017年已经做到接近80万台,今年很有可能突破100万台。这样一个新的宏观环境下,我们带来哪些思考,包括我们在新能源领域,全球范围来看我们处于领先的位置。

  国家从宏观引导上看也是非常确定的对汽车产业的升级,提了大的方向,其中和我们今天的舞台非常相关,智电,电动化和智能化非常相关,在这里面非常确定要扶持领先的企业,要参与全球竞争。我从政策角度来看,刚才在上午的专家分享里面也提到一个政策,汽车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这个政策对于未来几年的影响是非常明显的,其中有两个地方,这两年大家看个新闻,股比放开,近一个月的新闻里面,大家看到了宝马发生变化的新闻,这样的新闻也会持续发生。在今年4月份开始定向征求意见,到7月份有公开征求意见稿,《汽车产业投资管理规定》,进一步对汽车产业的投资、布局和产业方向做了很详细的规划,正式发布在开达论坛上官方的信息说,很快很有可能年底之前正式生效,这些都会影响到未来几年汽车产业的走向,这值得我们关注的。

  刚才是宏观政策的引导,下面从行业合资合作新特征里面谈一下我们作为汽车产业的价值链一环,有哪些可以受到启示?刚才讲了宏观环境的影响下,基本上在合资合作有两个大的趋势,值得大家关注的,第一个趋势,现有的合资模式要发生变化,原有的保持多年50:50比例的整车合资结构在发生变化,股比放开,合资的重点从传统的燃油车,因为国家不再发新的牌照,就往新能源去转移,这是第一种变化。第二种变化,新型的合资合作模式出现,不再是单纯的整车对整车,零部件对零部件,它是很多新的形态,这种新的合作模式对于我们今天在座的各位,无论你是属于投资的思路还是说创业公司,传统企业转型都有很多启示的作用。我们分别讲一下,第一个是在股比开放的情况下,影响力有几个,我们几个维度会影响未来的合资方向或者说合作方向,基本上可以简单的总结为四个大的方向,第一个,首先和企业本身的战略有关系的,第二个,合资公司对于母公司的贡献到底多大,有些没那么重要或者重要一点,第三个,对于合资公司的资源贡献,母公司如果不能贡献到合资公司,这也进行思考,第四个,现有的资源能力,这些因素直接影响未来潜在的现有合资关系的变化。

  可能出现的场景大致分四类,第一类,保持和谐的关系,大家进一步发挥所长,应该在未来十年都会占主流。第二类,有些战略方向相左,以前战略合作伙伴拉郎配式的合作,未来会出现新的变化。第三类,现在已经暴露出来合资公司的特征,中方入市不平衡的关系,由于既没有产品、也没有技术、没有管理和市场能力的时候,第三类出现。第四类,中方强势,也有不平衡的。这四种情况带来新的情况和合资的形式,我相信在关于现有的合资公司都有可能出现在未来四个场景之一,这是我们战略部门也好、企业的决策部门需要关注的大方向。

  在现有的合资结构里面,除了改变股比之外,还有是一个转移,新能源大家已经注意到的,宝马和华晨,新能源有新的车型发布,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北汽和戴姆勒同样夹杂了新能源的合作,福特宣布了上汽和大众这边的,日产在年初做了战略,这些都是在新能源方面有进一步的战略布局。但是同时对于传统车企来讲,价值链也发生变化了,不单纯从传统的供产销,后面带来生态的合作机会,这是现有的合资公司里面出现转型。研发合作领域越来越多,像通用泛亚成立20年的时间和历史,在发展当中很多新的车型在中国开始设计在中国开始投放市场,这也是新的合作形态,宝马在中国设三个研发中心,有不同的侧重也在成为全球研发能力的一部分,包括一些新形态的江淮大众,共同研发新能源汽车,包括戴姆勒和清华大学也有方向性的研发。在供应链领域是非常明确的方向,除了传统的供给关系之外,大家为什么关注电池?因为电动车贵,比燃油车贵,贵在电池上,汽车有很大成本相当大的比例在电池上,电池公司和整车厂的供应关系非常重要,在中国三个比较重要的电池供应商已经和全球范围内的国内外的企业形成了合作,与此同时,大家注意到右手边新的合资公司,宁德时代和广汽、上汽分别形成了广汽时代和时代广汽,上汽时代、时代上汽的投资关系,在制造、研发和销售分别形成深度渗透式的融合合作关系。这是一种形态。

  同样在价值链里面,出现一种新的形态,零部件企业和整车厂的合作。除了供应链之外,在生产领域大家可以注意到,整车生产有几个新闻,江淮大众专门做新能源汽车的,刚成立不久,四号品牌刚刚发布,大家知道的光束汽车,长城和宝马,众泰福特,大家注意到另外一个新的变化,北汽和麦格纳的合作在镇江有一个新的公司要成立,这个合资公司是未来主要做外包,麦格纳在零部件、在设计很厉害,如果你喜欢车,奔驰品牌的G系列是他外包生产的,资源优势共享,和北汽资质、技术上形成合作,这也是一种新的形态。最重要的一种新的变化,生态体系,我们讲未来移动出行从A点到B点,不是单纯的使用一个交通工具怎么能够形成一个无缝的、有连贯出行场景的体验,其实后面有很多的力量在里面,包括车辆本身,周围的基础设施、车内的体验、公共设施的支撑作用。

  刚才在新的未来出行的生态里面,大家的角色也逐渐会有更专业的分工,比如说,以车辆和研发的生产方继续保持,会有体验的供给者,最中间是以消费者为核心的移动出行管理由谁来做,大家使用最多的是滴滴,未来会出现新的巨头,跨平台、跨交通工具有连贯出行场景的一个新的平台,还有基础设施的供应方。

  在这样一个新型的环境下,自动驾驶大家也会非常关注,刚才有两位年轻的专家都提到了自动驾驶的发展,自动驾驶在未来发展会非常迅猛,在15年之后,2035年的时候千万级的市场规模存在在中国,自动驾驶的市场,新车销量。但同时在今天从中美两个最重要中美研发公司来看,高端专业人员也是最多的,中国和美国相当,从人数上我们略多一点。但这样一个自动驾驶的环境里面,新的合资和合作模式也逐渐形成,BAT里面大家都知道百度有一个阿波罗的平台,加盟的企业既有德系、美系、韩系,都有,在这样的平台里面提供开源开放的平台开发自动驾驶的技术,还有是大众比较独特,找了另外四家主要的核心供应商形成一个新的自动驾驶联盟,造车新势力,像未来汽车和博世合作,还有地平线和奥迪也做这样的合作。类似新的自动驾驶也是未来投资和合作新的方向,模式的多样化非常明显,不再是单纯的一家公司单干的情况。

  从车联网,大家都知道,我要特别提出来的是未来几年之内,从投资的视角里面来看或许有新的独角兽出现,关于车载操作系统,在这方面由于我们在互联网生态里面已经形成相对中国独有的壁垒,这个壁垒也是中国企业的竞争优势,比如说在微信,微信远远强大于国外的社交平台。同样的道理,进入互联网生态的环境,在车载操作系统未来会是中国汽车产业的一个新的壁垒形成的点,大家可以关注,我们简单举一些理由,从PC时代到移动互联网时代,包括到未来的智能驾驶时代,对于在线的需求,在线新的业务模式会催生这样一个新的角色出现。当然,现在已经形成几个有初步能力的公司,像阿里巴巴和上汽成立的一家合作公司叫斑马,有自己的操作系统,百度也有DUER OS,或许有新的创业公司做这个工作,值得关注。

  在新的环境里面,移动出行生态也会形成新的合作方式,比如说滴滴成立了合作联盟,不单纯是大家在一个平台里面使用自己的提供出行服务,它也能够做一些新的合作。比如说,和大众专门做网约车。

  最后给大家做一个简单总结,根据对宏观形势的理解,无论身处什么位置,我们的脚站在传统车企或者站在新的造车新势力,怎么去贯彻或者感知这样一种变化,我们给一个启示,传统车企面对新的合资形态,首先要回顾和审视,要和对方合资的合作伙伴进行交流,到底哪些优势重新定位合作关系。第二个,要有生态的理念,不能单纯的看制造这一个环节,整个价值链的重构、行业在重构、传统车企应该站在行业重构的思路里面重新定位未来的合作领域,从新能源造车新势力也应该说不但要有勇气抱着颠覆的思路,要抱着合作的思路,在供应链方面这些好的积累怎么寻求合作,这也是大的方向。